还是继续叫大象吧_

我们家人好像都误解外公了。
外公现在80多岁了,前不久还怪病一场住了一个星期的院。基本的认知越来越有问题,记忆力也很差,有时候同一个问题会问好几遍,会搞反一些事情的发生次序,甚至搬弄是非。除此之外,听力也一直下降,虽然这是老年人最普遍的一个问题,但是却成了我们最容易对他失去耐心的原因。
外公每次打电话第一句都是说,猜不猜得出我是谁?而我都是略冷淡地说,我弄了备注、当然知道等。电话里,或是在家的时候,她和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,钱还够不够用,要不要什么吃的,或许还是有些健忘,外公可能不知道他说这些话的频率很高,以至于我有的时候觉得烦,就算没钱也不愿意承认,虽然更多时候是不愿意和他说,让他出钱。

我好好想了下,其实有的时候,我们会告诉他,你已经问过这个啦,这之后,他还是会懂了一样说一个哦。之前也有过,他看我们不耐烦了,就说,我是逗你们一笑罢了,找点乐子哈哈。
所以外公可能其实不是真的忘事,或者认知出现问题,至少一些简单的事情理解起来是没问题的,他现在除了抽烟四五十年留下的一些肺部问题,身体基本正常。

如果我也是外公这个岁数,就瞬间豁然开朗了。身边的老伴、子女,这些最亲近最常见的人也可以说到了见一天少一天的地步,每天在家里除了睡觉吃饭、吃饭、看电视之外基本没有什么事情,所以只有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说说、做做,不然就只有在虚无的个人想法中度日,这对一个老人来说或许是最无聊的。

我希望自己能多看看这篇文章,也算给自己一个提醒,虽然今年没多少在家的时间,但是考完试一定要多陪陪家人。

显影罐:

好久没管lof了今天打开已经过了1w fo,感谢大家。


最近的重心都是学校所以没有余裕画画做创作了,但是修的typography课算是另一种创作,上周结束的课题是从0到9十个数字里选三个然后写三首诗、做成书,我选了0、5、9,05和09分别是我小学和中学的学号,我以此为契机小小回顾了一下那两段时光,最后的书内页交给了专门的店打印和装帧,硬壳封面是自己做的,这过程里学到了很多。书还没来得及好好拍照就上交给了学校,这里就发几页电子版的吧。


5月份做的两个课题、typography和色彩论被选上参加了学校6月的open campus,十分荣幸。然后现在在做的课题之中有两个会办校内展,一个是程序设计课,我们小组做了一个互动型的影像装置,我负责的是提案和第一阶段的程序设计;另一个就是typography,展出了再和大家分享。另外一个在忙的课是丝网印刷,印了自己一些小画准备出售(or送人),届时也会发消息。


再次感谢🙏



上海

4th day

一人になれば